有粮吃的日子太幸福。。。产出无力啊_(:з」∠)_
卡带 尊礼 艾利 郑楚 邪瓶 黑瓶

© 门下谷
Powered by LOFTER

《进击的巨人online》 第二章 上

第二章上

        Eren猛地睁开眼时,眼前好像还留着那个像极了兵长的GM的残影。他呆呆地在床上躺着,让呼吸渐渐平缓下来。屋外雪势丝毫没有要收敛的样子,兀自下得欢喜。真空夹层的玻璃窗很好地隔断了热量的传递,整个房间在地暖的作用下,暖洋洋得让人兴不起一丝动弹的念头,似乎就连呼吸也是多余的。
        “早上好,小Jäger先生,”智能H500型光脑管家Forscher的声音突然响起,“现在是早晨8:20,适合下楼用餐,Jäger夫人已经在餐厅了。”
       但显然Eren现在什么话也不想说,因此,在十分钟内未收到答复、也没有检测到任何行为动作的情况下,Forscher十分称职地调取出X光射线和红外线,给Eren来了个全身扫描。
       “嘿!”Eren翻身坐了起来,大声抗议,“我没事!”这当然没能打断扫描。
       “是的,小Jäger先生,不过建议您尽快去厕所排出多余的水份,还有您的体温达到摄氏37.8度,这即使对于刚睡醒的婴儿也偏高了,”Eren发誓他都可以听到这该死的管家分析数据时愉快的“嘀嘀”声了,“但我相信只要您尽快解决掉您的小问题,比如晨勃,体温很快会恢复过来的。”
       “住口Forscher!”即使Eren大叫起来也没能阻止那个单词被说出来,他的脸涨得通红,“现在出去!并且不准监视我的房间!我知道是老妈让你来的,告诉她我马上去吃早饭。”
       “好的,小Jäger先生,”管家的声音听起来还是那么文质彬彬,“但不需要那么急,Jäger夫人一定会谅解您的,并且我们都不希望,嗯,会那么快,不是吗?”
        哦上帝,Eren绝望地想,那些人在设计光脑时就没考虑过一种叫“尺度”的东西吗!

       所以当Carula二十分钟后看到Eren坐在餐桌边,她还是忍不住露出了惊讶的表情:“我没想到你那么快下来,Eren。”她走过去亲了一下他的额头,体贴地没有继续说下去,“早上好,小男孩,吐司面包和荷包蛋,还有培根,可以吗?”
       “早上好妈妈,”Eren亲了一下Carula的脸颊,“它们听起来就很好吃。”
       Carula笑着走进厨房。虽然这个世界机械与光脑已经可以担负起很多作业——当然包括做饭,但在Jäger一家中,显然机器准备的饭菜是不受欢迎的。无论是Carula还是Grischa,都会尽可能挤出时间自己来做饭。
       “早上好,小Jäger先生,很高兴在九点前能在餐厅见到您,”那个浮在客厅中央的光脑用一种愉快的语调说道,“有种说法是,早饭应该在九点前吃完,因为那正好是肠胃需要吸收营养的时间。”
       “我现在更想把你塞进你自己的肠子里,”Eren恶狠狠地说,还不忘压低了声音,“你居然告诉我妈!我只是让你转达我马上下来!”
       “很遗憾我并不具备那样的功能,”光脑又恢复到那种彬彬有礼的腔调,“而且理由总是必须的不是吗?”
       “闭嘴。”
       “Eren,早饭好了。”Carula端着餐盘出来,“牛奶在保温罩里自己倒,今天有什么安排吗?”
       “暂时没有,”Eren钻进厨房,端了两杯热牛奶出来,其中一杯递给Carula,“对了,妈妈,你们那里有长得像兵长的工作人员吗?”
       Carula摇了摇头,说道:“我认识的人里面没有这样的人。而且本来游戏的主要工作人员也不在我们那,Hirnenz毕竟是个研究机构。虽然我们小组参与了游戏光脑核心程序的设计,但工作结束后,我们也没再多干涉了。”
       “也对,”Eren失望地嘟囔着,食不知味地吃了几口培根,又突然抬头问道,“那么,你们设计的光脑,会让GM看起来像游戏里的NPC吗?”
       “GM?NPC?”Carula也是怔了一下,但她很快就反应过来,笑道,“虽然这块的程序不由我们负责,但我想,这可能是公司在考虑的卖点之一吧。毕竟让游戏里有名的NPC化身GM来服务玩家,也是个非常吸引人的想法,操作也不难。
       公司应该是这样计划的,估计你们又成为第一批体验者了。”
       “这样啊。”Eren这下是彻底失望了,就连餐刀刀尖戳破了荷包蛋,平时自己最喜欢吃的流蛋黄淌了一盘子也没注意到。
       Carula担忧地注视着Eren,正想说话却被突然投放出来的光屏拉去了注意力。
       “Jäger博士来电。”Forscher一板一眼地播报道。
       “嗨亲爱的,我需要你马上来一趟实验室,数据有变动了,有一块新的皮层有反应,”Grischa在光屏里一口气说完这些话,长舒了口气,才注意到Eren,“嘿Eren,蛋黄全流盘子上了,你确定这还能吃?”
       “早上好,爸爸,”Eren兴致不高地打了声招呼,两三口把蛋白吃掉,又把吐司沾了蛋液塞进嘴里,含糊不清地说,“我先回房间了,Forscher,记得清理盘子。”
       “好的,小Jäger先生。”
       “他怎么了?”Grischa问妻子,但显然现在她的注意力也更在实验上。
       “大概是青春期吧,”Carula匆忙地换好衣服,给了光屏里的丈夫一个吻,“亲爱的,我马上到。”

*注:Carula是卡露拉,艾伦的母亲,在读博士生,在Hirnenz脑研究所就职。
        Grischa是格里沙,艾伦的父亲,脑研究领域博士,也在Hirnenz就职,也是Carula的博士生导师。
        Forscher德语中是研究者的意思,感觉会是格里沙起的光脑名,所以就...


评论
热度 ( 7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