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粮吃的日子太幸福。。。产出无力啊_(:з」∠)_
卡带 尊礼 艾利 郑楚 邪瓶 黑瓶

© 门下谷
Powered by LOFTER

K/尊礼/宗像礼司の杂谈

围观下评论而已

色情女主播苏沐橙:

    我在一个月之内起码接受了来自三个人的“室长并不能理解尊哥”,整个人都要疯掉了!快被洗脑了嗷嗷嗷!!我心目中的室长才不是你们说的那样嗷嗷嗷!!


    当然,我不可能说谁理解的室长更贴近室长本身,只是想写一下分析贴,来巩固属于我的室长的形象而已。但是写着写着就不是分析了,完全变成杂谈了呢……


 


    首先,之前也有说过,尊礼打动我的,就是就算不从CP层面上说,他们也明明都视对方为最特别的存在,却会为了其他东西、坚持的信念而放弃对方这一点。所以说我爱上的就是这个CP的虐点,求原作向HE的姑娘你别再给我发私信了(哭笑不得


    我的原作向正剧只会是BE的,恶搞欢脱文才有HE的机会,因为我就是喜欢他们这个样子。这话可能说出来比较找打,虽然我一开始也觉得13话虐啊!还我尊哥啊!快把13话推翻啊!这样的,但是一段时间之后,我就接受这个结局了,因为这是他们两人命运的必然——不要和我说是战士们的恶意!我正经着呢!我很严肃的!


    因为我爱着的就是他们命运中悲剧的部分,所以我就慢慢地接受了这个结局,并且相信只有这个结局,才是真正的结局,从此之后所有想法,都在这个结局的基础上增减。所以我现在再也不会去想要是尊哥还活着就好了,而全部都是:


    室长,请你快点放下沉重的负担,做回你自己吧,掉剑也没关系,下地狱也没关系,不再是“无所不能、无坚不摧的青王”也没关系,不再是“命运的霸者”也没关系,请你一定一定要让自己幸福,哪怕是王剑坠落的那短短几秒之间,能感到轻松也好了。


    我也希望你能更加任性一点。你看那个人,在那个时刻,不是笑得那么轻松、那么温柔吗?


    不小心就哭出来了。


    比起尊哥,我更加更加更加地喜欢室长,我很想说我爱这个形象,但是说爱未免太夸张。但是我说的爱,也一定只是针对于属于我的那个室长而已。因为我认为室长只有和尊哥在一起才最轻松、最自我,才是真正的室长自己,所以我才会去写尊礼、才把尊礼视为命定。


    是的,一切都和尊哥无关,我只是希望室长能够幸福,同时不小心信仰了,只有尊哥能给他那种感觉的真理。


    但是在那之前,我已拜入“他们终究会放手”的BE大神门下。


 


    一开始看K的时候,老实说感觉也就是漂亮的男孩纸、卖肉的女主、强行加上萝莉和御姐、意味不明的剧情和揣着明白装糊涂的各种搅基。只有ED的词曲让我惊艳了一下。因为感触不深,连现在超级喜欢的尊哥的BGM都听着没有感觉,甚至在六、七集的地方弃番了,因为没感觉、看不下去。


    那时候还觉得伏八别扭的BE感挺不错,可以为我提供深夜里大哭一场的虐点,仅此而已。对两位王,完全没有印象。


    时隔一年,我是为什么又把它打开了呢?可能是无聊,可能就是突然想起来,我把它看完了,没有哭。室长和尊哥的互动戳到了我,不是指什么雪地近距离接触,我看见那个画面当然也会激动,但也就是激动一下,那不是我说的戳。我说的就是,明明那么在意,结果还是按照最开始预见的结末一路滑下去的结局。


    别想了,说的就是捅刀子。就是那当胸一剑让我爱上他们的。


    我就是这么抖M,怎么滴?


 


    有人说塑造你对一个角色、一个CP、一个故事的观点最好的方法,就是去看别人写的东西,要看一些好的东西,在你感到共鸣的地方你自然就会去思考,然后别人的笔下表达出来的观念,就会一定程度上和你自己的观念融合。分析、同人、评论还是其他什么都行,哪怕是一段单纯的语C独白,只要你能感到共鸣,能有所感触,你对于这个角色、CP、故事的理解就会更深刻地刻在你脑子里。


    原话当然不是这样,你看,我不是把原话和我的想法融合到一块儿去了吗?所以我就去看同人了。等看过的同人积累到了一定的数量,我又回头把K啃了一遍,同样的画面,突然就看出了不同的东西,以前没有感触的地方,突然就让我好伤心。突然就喜欢上《KINGS》喜欢得不可自拔。


    突然就觉得K真是不错,这里只是说它给我的感觉。


    然后就看到有同人歌,把沙拉的歌不停循环,不停循环。


    要说我最喜欢的太太,其实是呆呆啊。《替身》确实是OOC了,《红风筝》还给我安利了出礼这样奇怪的东西,但是我喜欢呆呆太太的原因不是其他这些,就是《未亡人》,只有这一篇就够了。《未亡人》在我的记忆里,就是那里面描写的室长和我自己的室长交缠在一起的画面,和这篇文本身的文笔、情节无关,拒绝接受任何一种形式的篡改,就算让我再去读一遍也要狠狠下决心才行。


    所以说我在这些东西上很固执,认定的东西,就是不想改了。但是我年纪还小,我可以自己说出我年纪还小这种话来,我一点也不害臊,因为我就是要抓住一点这个年纪才能抓住的东西。


    对不起我说谎了,果然还是有点耻啊,这种话。


 


    宗像礼司是理解周防尊的。


    这个世界上也再没有什么人会像宗像礼司一样理解周防尊了。


    反过来又怎么不对呢?


    你理解他,你打心底了解他的感受,知道他会做出怎样的抉择,清楚他在逼迫你成为他自刎的凶器。你明白自己终究会走上那样的结末。


    你为了阻止他而采取的方式和态度一点点改变,直到最后,我看到一个高傲的魂灵用尽全力昂起它高贵的头颅,尽管会为此褪尽全身的暖色也毫不犹豫。


    正因为你理解,才会更加痛苦,因为你知道的,你知道他全都知道。


    你理解他的事情,你知道他同样理解你的事情,你渴望拯救他的心意,你知道根本拯救不了的事情,即便如此你还是在说着那些千篇一律的台词、连自己都慢慢说不下去、却不管怎样都想要继续说下去的事情。


    他都知道,他全都知道。


    连你知道他全都知道这件事,他也都知道。


    无需语言,无需动作,无需文字,甚至不需要眼神。


    “亚瑟王不懂人心”,这话绝对不能简单地套用在你的身上。你可能会不太明白其他人心灵深处的埋尸地,也可能是明白的,这些都不在我的阐述范围之内。我只知道,这个世界上,唯独有一个人能懂你,你也唯独最懂这唯一的人。


    你是一个拥有如此炽热感情的,冷色调的王。


    我心尖上的王啊。


 


    结果就变成了我对那两个人的倾诉了呢。


    我是个非常写不好分析的人,因为我总是会加入很多主观的东西,最后分析出来的也只是属于我的东西,能不能打动看的人我不知道,但是我自己已经先哭出来两次了。


    写点相关又不是正文的东西真的是对卡文非常有效,虽然我这两天倒是没在卡文,但是这么一大段写下来,对于自己心里的室长的形象感觉得更清晰了一点?可以这样说吗?有点怪怪的……


    沙拉的歌到现在也还在放着,码到这里的时候,循环到《赤王之死》了,“焰 烧骨血 烧执念 烧时间 烧灭后 凝练一柄无坚不摧长剑”,是看呆呆太太的flawless tower留下太多感慨了吗,一看到“无坚不摧”这种词被用在室长身上,就好想哭好想哭,我的泪点真是很低咧。“这长剑 杀骨血 杀执念 杀尽时间 穹顶悬 侵胸前 一剑”,我复制粘贴一下的功夫,就又哭出来了。


    要说到沙拉的歌,我最是喜欢《覆海》里那一句“何止相爱 何曾相爱”,原来我不小心爱上的,果然是你们那让我一投入就忍不住啜泣的命运。


 


 














近3000字一口气写完,好爽www,让我顺便艾特一下导致我这时候还在码字的罪魁祸首 @西西里的凉 不是怪你啦(笑

评论
热度 ( 31 )
  1. 门下谷离说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围观下评论而已